驴子酒º

我有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我还在努力码字呜呜呜呜呜呜呜

忘羡活动小组长:

10.24忘羡霜降24h活动二宣

『文案』

————

—九日新霜薄,群飞一网遮。裘披杨柳絮,色染木犀花。

下箸欣乡味,知侬忆故家。金杯浮菊蕊,相映两光华。

【宋代】杨万里《九日都下黄雀食新》

—又到了九月中个辰光,草木黄落,蛰虫咸俯。姑苏城弗少人加紧倷秋收秋种个步伐,忙碌起来。城外河桥渡,该个船家拉了客船,橹声嘎嘎,归乡个羁旅者乡心倒悬,一面思念家人,一边望秋收有个好成果,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坐在客舟上,向水陆城门处遥望。

负琴的白衣仙人自河桥外路过,与黑衣客相识一笑,一同走过桥去。桥下剥该个姥姥烧了火灶,炜倷个鸡头米,飘香弥漫整片河道。

黑衣客执过白衣仙人的手,问道。

——天冷哉,倷窝里阿有屋里人?


————

【时间表】

【文】00:00 雾生染月落@雾生染月落

【画】01:00(缺位)

【文】02:00 理想一定洛必达 @理想一定洛必达🌈

【画】03:00 翡芜 @翡芜

【文】04:00 温° @温°

【画】05:00 夹子 @夹子卡密

【文】06:00 神游先森 @神游先森

【画】07:00 钰泠巧月_lz  @🔔钰泠巧月_lz【忘羡的产糖工具人】

【文】08:00 毕岚 @毕岚

【画】09:00 翼语夜 @☆翼语夜不语☆

【文】10:00 简 @简.

【画】11:00 羡鱼犹未已 @羡鱼犹未已

【文】12:00 霜降草木枯 @霜降草木枯【没弃坑!最近太忙了!】

【画】13:00 柠檬泡卤蛋 @柠檬泡卤蛋

【文】14:00 韭菜卷心 @韭菜卷心

【画】15:00 糖霜妃飛 @糖霜妃飛

【文】16:00 驴子酒° @驴子酒º

【画】17:00 唐翎 @唐翎

【文】18:00 拾柒岁 @拾柒岁

【字】19:00 半盏酒 @半盏酒

【文】20:00 谷朝弦coisini @谷朝弦coisini

【字】21:00 苏怿 @苏怿

【文】22:00 阿灯 @阿灯

【字】23:00 老祖的酒 @老祖的酒

—staff—

策划: 毕岚  理想一定洛必达 

(排名不分先后)

美工:夜蓝 @长夜蓝

文案:理想一定洛必达

题字:文武小斌子

————————

【敬请关注10.24忘羡霜降24h活动】




这个月两个活动鸭!
(/偷偷混入

忘羡活动小组长:

10.24忘羡霜降24h活动

『文案』
————
—九日新霜薄,群飞一网遮。裘披杨柳絮,色染木犀花。
下箸欣乡味,知侬忆故家。金杯浮菊蕊,相映两光华。

【宋代】杨万里《九日都下黄雀食新》

—又到了九月中个辰光,草木黄落,蛰虫咸俯。姑苏城弗少人加紧倷秋收秋种个步伐,忙碌起来。城外河桥渡,该个船家拉了客船,橹声嘎嘎,归乡个羁旅者乡心倒悬,一面思念家人,一边望秋收有个好成果,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坐在客舟上,向水陆城门处遥望。
负琴的白衣仙人自河桥外路过,与黑衣客相识一笑,一同走过桥去。桥下剥该个姥姥烧了火灶,炜倷个鸡头米,飘香弥漫整片河道。
黑衣客执过白衣仙人的手,问道。
——天冷哉,倷窝里阿有屋里人?


————
【成员表】

画组
柠檬泡卤蛋 @柠檬泡卤蛋
唐翎 @唐翎
糖霜妃飛 @糖霜妃飛
羡鱼犹未已 @羡鱼犹未已
夹子卡密 @夹子卡密
钰泠巧月_lz @🔔钰泠巧月_lz【拆逆和蟹脚全被鲨了】
翡芜 @翡芜
翼语夜 @☆翼语夜不语☆


文组
神游先森 @神游先森
拾柒岁 @拾柒岁
驴子酒° @驴子酒º
理想一定洛必达 @理想一定洛必达🌈
韭菜卷心 @韭菜卷心
简. @简.
毕岚 @毕岚
雾生柒月落 @雾生染月落
温° @温°
谷朝弦coisini @谷朝弦coisini
阿灯 @阿灯
霜降草木枯 @霜降草木枯



字组
老祖的酒 @老祖的酒
苏怿 @苏怿
半盏酒 @半盏酒


—staff—
策划: 毕岚  理想一定洛必达
(排名不分先后)
美工:夜蓝 @长夜蓝
文案:理想一定洛必达
题字:文武小斌子
————————
【敬请关注10.24忘羡霜降24h活动】



噢我忘了转载😂😂
脑子不太好使以至于把推荐当转载
我佛了

劳斯们都超棒的!期待叭!!_(:зゝ∠)_

蜜罐哥哥:

【2019羡生贺活动】——【醉酒听风】首宣:



文案:

醉骑白马走空衢,
酒酣独泛莲舟去。
听琴音,别恨长。
风流重归少年郎。


也曾是那鲜衣怒马,翩翩少年郎
恣意潇洒,快意人间
上天入地,张扬活泼


你说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剖金丹,救挚友,修鬼道,行大义
道之所存,不过侠义于心,孤勇二字而已


孰正孰邪,知是我心,何惧他言
踽踽独行于天地,无愧于本心之所向,唯大义也


终是问灵十三载,候一不归人,玄羽献,无羡归
谁道情痴几许,江湖断肠人在,朝暮之昔,终成眷属


醉卧栏杆,酒酣正浓,听吴歌轻和,风雨同归之人
愿君归来之日,仍是少年
独桥之上,抚琴而立之人,当是忘情羡意,快哉江湖


今逢羡之生辰,以文画相贺,聊表心意。

 


——————活动简介——————
活动时间:10月31日、11月1日、11月2日、11月3日(总计四天活动日)



活动内容:排点老师88位,按时发布,彩蛋老师10位,全天随机发布。



活动要求:羡生贺产粮必须为原创作品,不可抄袭,文画手老师创作内容可写画魏无羡单人向、忘羡cp向、亲情向,其他cp占据文中内容不得超过20%,作品内容积极向上,刀糖车均可,不可拆逆忘羡cp,拉踩其他cp,作品中相关魔道人物角色不可捧一踩一,政治敏感问题,社会过激问题谨慎插入,发刀老师内容不可过于阴暗,传播负能量,硬性规定:文3000+,画至少1p。

 


发文格式:需带活动相关tag,【醉酒听风】、【2019羡生贺活动】,其他tag可自行添加。

 


定点老师发粮格式:【醉酒听风1031·00:00】+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1·00:00】+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2·00:00】+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3·00:00】+作品题目

                             (文和画必须带题目)



彩蛋组发粮格式:【醉酒听风1031·彩蛋】+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1·彩蛋】+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2·彩蛋】+作品题目

                           【醉酒听风1103·彩蛋】+作品题目

                           (文和画必须带题目)


【以下为活动的所有参与人员】

 

策划:蜜罐哥哥

文案:面包蟹在咆哮

协助:江夜呻、璇玑、琳星风散、林半夏、李子上天惹、想推倒我家龙龙

海报: 易顾生、丁小兔dr_、初灯灯Akari

题字: @有玉為玦 

 

 

10月31日:

【文组】

02:00 @风间清瞳 

04:00 @凤倾子 

06:00 @奥莉爱吃糖 

08:00 @繁木瑾 

10:00 @川鲤 

12:00 @禽兽大毛 

14:00   @姜郎才尽 

16:00 @鬼骨面君 

19:00 @黑米ニャン 

21:00  @静水流深的静 

23:00 @Ayyyyyy 

【画组】

00:00 @千羽优 

03:00  @阿燁無照駕駛 

05:00 @初风游一 

07:00  @阿星 

09:00 @白金 

11:00  @初灯灯Akari 

13:00 @此木柴 

15:00 @崇霄_Aimee.AD 

18:00 @怪兽啊楚月 

20:00 @东方丹天 

22:00 @鹤鹤魔 

 

【彩蛋】 @夷陵嗲祖 

【彩蛋】 @蜜桃寒天益菌多 

【彩蛋】 @朽朽乌啦啦 

 

 

11月1日:

【文组】

01:00  @Lata light 

02:00  @凉白不是凉白开. 

03:00 @驴子酒º 

04:00 @面包蟹在咆哮 

05:00 @暂别西风 

06:00  @墨慵 

08:00 @眸水(备考中,十月下旬归来) 

10:00  @南歌息 

20:00 @奶茶要加珍珠 

22:00 @狐仙姐姐🍓 

23:00 @蜜罐哥哥 

【画组】

07:00 @白面郎君z 

09:00 @易顾生 

11:00 @SERUM (羡单人一杀)

12:00 @安井汐子 (羡单人二杀)

13:00  @岡目八目 (羡单人三杀)

14:00 @八十八夜 (羡单人四杀)

15:00 @炫彩公主玛丽耗 (羡单人五杀)

16:00 @楠木零语 (羡单人六杀)

17:00 @吟泉 (羡单人七杀)

18:00 @里歐 (羡单人八杀)

19:00  @行雀 

21:00 @白昭猫 

 

【彩蛋】 @温暖的弦 

【彩蛋】 @青衫归故里 (he那篇)

 

 

11月2日:

【文组】

00:00 @尘随君行 

02:00 @霜降草木枯 

05:00 @墨忆萧 (车+BE

06:00 @毕岚 (be

07:00  @青衫归故里 (be篇)

09:00 @池鱼思渊 

12:00 @苏槿汐 

15:00 @雅烨烨烨烨吖 

17:00 @子不往 

20:00 @仙鸿剪影 

22:00 @Platon 

【画组】

01:00 @仙女兔兔 

04:00 @不闹 

08:00 @希奧達ZeldaCW 

11:00 @xiaomengmeng169 

13:00 @樱花冻柠檬 

14:00 @由贵君 

16:00  @plumelet_鸷羽 

18:00 @听寒。 

19:00 @独楽 

21:00 @天衩兄 

23:00 @不过周一 

 

【彩蛋】 @来一缸糖 

【彩蛋】 @画漫画很累 

 

 

11月3日:

【文组】

01:00 @泰德大主教 

03:00 @唐翎 

05:00 @颜如舜华 

08:00 @天降銀垣 

10:00 @拾柒岁 

13:00 @wx不渝 

15:00 @璇玑 

16:00 @亦杺 

19:00 @野渡有人舟自横 

20:00 @小紫 

21:00 @悦心xy 

【画组】

02:00 @🔔钰泠巧月_lz【拆逆和蟹脚全被鲨了】 

04:00 @沐千秋 

06:00 @離识 

07:00 @nameless🍡 

09:00 @丁小兔dr_ 

12:00 @Nichts 

14:00 @糯米桂花糕🍰 

17:00 @SERUM 

18:00 @十一菊 

22:00 @尸古君 (微车)

23:00 @墨翊玄 (玩具车)

 

【彩蛋】 @猫小判_MH3 

【彩蛋】 @老蚌怀珠 

【彩蛋】 @兔免免在路上 

 




注:非活动成员不要私自占用活动tag及活动发布格式


活动的产粮老师都很辛苦,希望大家予以尊重。


提前祝魏无羡生日快乐!


我最近好嗑办公室恋情呐!!——霸道总裁叽×特助羡(一点点年上)


魏特助和老板谈恋爱前超自力更生超能照顾人为老板鞍前马后,和老板谈恋爱后——


窝在老板办公室打游戏的羡(自己渴了):老板你渴不渴?


叽无奈又宠溺地看他一眼然后自己起身给他倒水,让羡喝够了自己再悄咪咪印着羡喝过的地方把水喝完,喝完了又暗戳戳地害羞,超纯情地红耳朵——明明两个人什么都做过了。



哪天来了个漂亮小秘书,特殷勤地给叽端茶倒水送文件。


羡一屁股坐到老板办公桌上嘟着嘴:那姑娘好看吗?


叽看着他一言不发,心里暗爽,眸子里满是纵容和兴奋至极的欲()火。


小特助更不满了:你是不看上她了?!喜新厌旧的臭男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叽哭笑不得:没有新欢,你也不是旧爱。


小特助更气了,把手压到老板面前的企划书上,迫近叽,挑眉:我连旧爱都不是了?


叽盯着他,抬手摸他的脸,羡不耐烦地要躲开,没躲过。叽轻声微哑,勾起一点点唇角:那,新欢是你,旧爱还是你。


然后抚着羡的脸的手往下滑,食指勾着小特助的下巴,凑近了轻轻贴了一下羡的微干的双唇。


小特助眼睛都直了,失去所有反抗能力,然后——下班是被老板叼回窝的。


第二天小秘书被调走了。




某一次小特助跟老板在办公室胡天胡地,窝在办公桌下面给叽口,撑得眼角发红呜咽连连。


忽然有人敲门:老板,x总来了。


羡:!


叽完全不慌,看着羡就要起来跑出去,赶紧把人摁到桌下——羡这样子完全没法见人。


叽穿好裤子俯身吻了一下小特助红肿的唇,轻声道:莫动。

然后让人请x总进来。


等x总走了,叽把在办公桌下窝得腿都麻了的羡拉出来,让羡趴坐在自己身上,凑到羡耳边: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公开我们的关系?


叽轻笑一声:老公?


羡一个激灵,“软”了。


(我太坏了我)


我们寝室hhhhhh

看完阅兵啦

思想端正跟党走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分割的。”
“有!”
“什么?”
“我和我的祖国!”】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昂昂昂昂昂!!!!!

我发现我在微博发文评论区几乎都是——


“蹲”


“期待下一章”


“期待后文”


“好看,等后续”




本驴:大家好佛哦,真的好佛哦,比我还佛诶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评怎么办😂😂)


【忘羡】叽同鸦讲(6)

#原著向魔改(乱葬岗围剿的三年后)

#师姐和姐夫已被复活

#叽×乌鸦羡

 

——————————————

 

 

 

却说“落荒而逃”到了室外的蓝忘机,紧抿着唇慌不择路地走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围着藏书阁打转。

 

幸好姑苏蓝氏藏书阁位置较为偏僻,很少有人会到藏书阁外转悠,否则让弟子们瞧见含光君此时状若癫狂的模样,怕是会被惊吓到。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和那只叫“魏婴”的对他极其亲近的小乌鸦,蓝忘机站在玉兰树下,手攥成拳不住发抖,却还觉得自己仿佛活在梦中。

 

魏婴,魏婴。

 

 

 

 

毕竟是金丹期修士,蓝忘机很快便冷静下来了,而开始犹豫怀疑,这个魏婴,是否是他所思所念的那个魏婴。

 

当年魏无羡在众目睽睽之下撕裂神魂,证据确凿,不说他从来问不到魏无羡的灵,三年来仙门百家招也不到他的一丝魂魄,就像是这个人已完全消散在这世间。

 

想来,即便是魏无羡有知有想,也是不愿意回复作答的罢。

 

世人对他多报以恶意,前尘多苦痛,以至于魏无羡甘愿放弃轮回转世的机会,求着了个不愧于任何人与物的结局。

 

自此往后,此间再无君子,人心堪比妖魔。

 

 

 

 

小乌鸦是灵兽,羽翼初丰,态若稚童,可取日月精华为生,虽并不排除小乌鸦身上附着有魏无羡的一缕残魂的可能,但仅凭一缕残魂抹去原来灵兽的意识并取而代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再说小乌鸦明显拥有自己的意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名字。

 

问灵问不到,招魂招不着,魏无羡的残魂怎会这样贸贸然地出现在自己身边,还毫无犹豫地同他说自己唤做“魏婴”?

 

想起暗黑山洞中一声声毫无情绪起伏的“滚”,蓝忘机眸色哀哀——魏婴……该是讨厌他的。

 

 

 

 

蓝忘机想了许久,几乎把他能想到的因果都想了一遍,甚至开始觉得,说不定小乌鸦的名字同那人一样只是个巧合。

 

可他又下意识不愿承认这个巧合,心死了太久,只听到一点点与那人沾边的东西,都心神向往,又小心翼翼的不敢去触碰。

 

 

 

秋叶初落,寒风未起,午后阳光尚暖,蓝忘机却觉得自己一下暴露在夏日炎阳之下,一下身处冬夜寒雪之中,冷热交替,不知所措。

 

浅色的眸中风云变幻,瞳色忽明忽暗,最后定格在一个极为浅淡的琉璃色,玉兰的枝叶将阳光打碎,形成数个不规则的光斑,将琉璃眸照得剔透非常。

 

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反身往回走去。

 

再回到那个他早已熟悉得不得了的书室内,翻来的典籍扔停留在有“婴”的那一页,只是之前踩在书页上的小乌鸦不见了踪影。

 

蓝忘机慌了一瞬,才在他常坐着的垫子上瞧见一个一动不动的乌黑小团子,灵动的眼睛闭上,像是睡着了许久。

 

他安下心来,即便清楚就算着火了都吵不醒小乌鸦,却还是极轻地走到了垫子旁,直接跪坐到地上,垂眸去看那睡得昏天地暗的乌鸟。

 

蓝忘机瞧了许久,见小乌鸦依然无知无觉,他又不大甘心,忍不住抬手,用指尖将小乌鸦的翅膀微微抬起一些,然后探进去轻轻揉那些藏在翅膀下带着小乌鸦微烫体温的柔软绒羽,乌色的羽毛同白皙的指对比色差既突兀又和谐。

 

像是觉得痒了,小乌鸦的翅膀无意识地抖了抖,似乎想将那扰他安眠的东西抖掉,却并没有成功,反而将那东西夹得更紧了。

 

滚烫的体温和比人类更快的心跳透过那指尖传导到蓝忘机身上,将他的心都烫得软软的。

 

蓝忘机此时什么都不愿去想了,便守着睡着的小乌鸦,直到红霞将散。

 

 

 

小乌鸦眼睑微动,像是要醒了,蓝忘机反应极快,拿手指轻掩住他的眼睛,轻声道:“莫睁眼。”

 

“啾叽?”小乌鸦打了个睡意朦胧的哈欠,歪了歪头,知道遮了他的眼的是蓝忘机,便听话地没有睁眼。

 

蓝忘机慢慢俯身,将头凑过去,额头离小乌鸦仅有几寸,“等一下,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啾叽?”小乌鸦有些不明就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睡了一觉,蓝忘机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

 

但嗅着味道,这人确实是他最喜欢的蓝忘机没错,小乌鸦便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闭着眼睛乖乖点了点头:“啾叽啾叽!”

 

得了应允,蓝忘机将指尖划开,逼出精血点在小乌鸦额头,然后以额头抵住小乌鸦的额头,同样闭上眼睛。

 

一丝神魂离体,钻入小乌鸦额心,微微受阻后便一路畅行。再睁眼,他便是在小乌鸦识海之内了。

 

 


 

———————TBC———————

日常唠两句——

有时间的话可以看一下-这里-(不看也行)

接下来是叽进了鸦羡的识海——

哦嚯我好辣鸡我在写什么鬼啊!

  

提前祝阿中哥哥生日快乐!!

大家国庆玩的开心鸭!(明天蹲点看阅兵然后去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hhhh)

叨叨一些废话 (可不看)



哎我发现,原著向魔改的文,有灵兽羡(无论是什么兽),只要跟叽回了蓝家,大家都会想冷泉变身冷泉化人,好像这就成了一个固定思维。


我想说吧,我鸦羡掉马都掉得这么不同寻常了,你们还指望我按照固定思维固化的模式去走?在冷泉里变个身化个人光溜溜地往叽怀里扑?


如果是这样,一样的剧情一样的套路,你们看文还期待什么呢?


所以,不要总是在评论区说冷泉啦,冷泉在我这里就是一个灵力充盈的洞天福地,我家鸦羡不是吸够了灵气就会自然而然地化人的,他有一个灵气的节点和桎梏,要突破了这个桎梏他才能化人。要说怎么突破的话,我就先保密了。

(总不能啥都叭叭叭往外掏了是吧?)


(哎我不是指谁,也没有生气,就是有点小无奈,不要太介意鸭)


————————————


哎我写文吧,大多还是想写着自己高兴,我认同遗憾美,但是也会想,如果当时是这样做了,结局会不会更圆满一些?所以中长连载我都是加我希望有的设定,写原著向的魔改(只有一篇狐叽和仙君羡的年下文现在还没完结emmmm),当然,有人喜欢、有人愿意跟我讨论的话我是非常高兴的啦,毕竟一起嗑西皮是很能让人满足的一件事情啊!


————————————


只是觉得啊,事情不可能只有一个发展路线,不只是会这样的,条条大路通罗马,结局he,中途想往哪走就往哪走呗,但是肯定是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去拓展的,如果连原著都不尊重,过度ooc,还不如去您自己的写原创呢,抱着别人家的西皮占别人家的热度嗑自己的设定是几个意思呢?


害说到这个,我之前看过一篇腹黑攻蓝忘机吐槽受魏无羡的文,讲真,我叽不可能是那种样子,我叽的腹黑是很可爱的腹黑,是那种很可爱的悄咪咪的小心思,才不会有邪魅一笑什么的,晓得自己重度ooc还要发出来,您油饼呐?

(别找,我就是顺势吐槽)


当然,我自己肯定也是存在ooc的情况的,但是我发出来,那肯定是我觉得事情在我脑海里演绎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发展的,是一种很顺势而为的行为,我自个儿觉得没有,但别人肯定会觉得有,可你让我想别的发展方向吧——不行啊,他跟我说他就是这样的。


————————————


还是一句话吧,我嗑我家宝贝们,是宝贝们有吸引我的特质,是血肉完整的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抉择。他们会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因有果的,就像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一样,我愿意他们被上天宠爱,我愿意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我愿意将一切好的东西尽数给予他们,但这并不是不顾他们意愿的强加赋予强买强卖,毕竟你认为好的,说不定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累赘。


算了不说了,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当然不能去评判其他人怎么怎么样,我只希望我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然后其他七七八八麻麻赖赖的事情不要找上我,我是一头非常怕麻烦的驴(但这并不代表我好欺负)。


看到这里的——抱歉啦,让你们看了那么多有的没的废话(/鞠躬


我本身就是非常佛的一个人,心态也算是炒鸡好的了,产粮是我写给我自己看的,也不愿意去参与圈子里杂七杂八的事情——我真嫌麻烦。


热度是圈子给的——这句话我奉为真理,所以被喜欢对于我来说是一件让我非常惶恐的事情。大家还是去喜欢我们神仙忘羡好了,我就是一个想默默嗑西皮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的小透明。


我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这些类似于立场和态度的话——我不是不在意,只是不想理那么多事情,我产我的粮,单纯的嗑我喜欢的西皮,这已经让我非常开心的了。


所以嘛,开心重要啦!


(对了,今天更鸦羡,时间不定,辛苦大家了!)


【忘羡】叽同鸦讲(5)

#原著向魔改(乱葬岗围剿的三年后)

#师姐和姐夫已被复活

#叽×乌鸦羡

 

——————————————

 

 

 

一人一鸟便这样过了几天,蓝忘机没时间理他时,小乌鸦就去泡泡冷泉,吓吓兔子,逗逗蓝愿,也算是能玩得不亦乐乎。

 

生活步入正轨之后,蓝忘机每日除了去兰室讲课,便是到藏书阁里抄一些古旧的书,有些古书的书页坏了,有些字迹模糊了,都是需要翻新的。

 

蓝忘机自幼时开始抄书,从未有过不耐,还能将抄过的书细心研读,知晓许多古今奇闻异事。

 

小乌鸦偶尔窝在他的垂落在身侧的外袍上打盹,偶尔在窗外的玉兰树上蹦跳,偶尔踩了墨,在空白的纸上画出成团的竹叶来,蓝忘机为他加了几笔,便绘成了竹林。

 

 

 

一日,蓝忘机抄书抄的有些倦了,放下笔揉了揉眉心,瞧见小乌鸦又在他摊开的白纸上画竹叶,忽然想到小乌鸦同他回来了这么久,他竟还不知自己该如何唤他。鬼使神差地,蓝忘机问道:“你可有名字?”

 

“啾叽?”小乌鸦仰头看他,又四下望了望,确定此间只有一人一鸟,而蓝忘机确是在问自己后,小乌鸦歪着脑袋想了想,无比确定地点了点头:“啾叽啾叽!”他有!

 

蓝忘机有些许惊讶,微微挑了挑眉,却又觉得这并不是不可能。

 

有些灵兽生来便带有传承的记忆,有自己的名字也不奇怪,何况这只小乌鸦前几日明明羽翼未满,确已能懂人言,而仅仅经过几日灵气的洗礼,小乌鸦的羽毛却都是油光呈亮的了。

 

且经蓝忘机观察发现,小乌鸦极得天地灵气钟爱,能吸收日月精华为生,并不用他如何喂养便能存活,想来该不是什么普通灵兽。

 

小乌鸦却不管他如何想,又去踩了墨,试图在纸上将自己的名字画下来,然而不说纸张够不够大,小乌鸦的爪印凌乱,墨色深浅不一,而他时不时又跳到别处看看自己写到了哪儿,所以即便是看着他踩来踩去的蓝忘机都看不明白小乌鸦到底踩出了个什么字来。

 

蓝忘机有些无奈地看了他片刻,起身到书架上拿了本字词典籍回到书案前,问他:“可识得字?”

 

正看着自己乱七八糟的脚印发愁的小乌鸦小绿豆眼儿一亮,对着蓝忘机疯狂点头,欢快道:“啾叽!”

 

蓝忘机便坐下,待小乌鸦跳过来站在他身前,同他一起看着那本字词典籍后就一页页地翻开。小乌鸦每叫一声,蓝忘机便翻过去一页,就这么翻了三四页后,小乌鸦似觉得自己看得艰辛,跳到满身爪印的纸上将脚上沾的墨渍抹干净,扑棱着翅膀飞到蓝忘机肩上站稳了,又“啾叽”了一声,表示这个视野他很满意。

 

一人一鸟又开始看字,约莫翻了一炷香的时间,蹲得累了几乎想就地坐下的小乌鸦终于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字,赶紧蹦到书上,左瞧瞧右看看后,跳到了书页的左上方,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脚,踩住了找了许久的那个字。

 

随着小乌鸦那一脚,蓝忘机眸中微微愕然,抿了抿唇,他轻声吐出一个音节:“魏?”

收回了脚丫的小乌鸦兴奋地点点头,示意这就是自己的名字,然后又飞回蓝忘机肩上,“啾叽啾叽”地让蓝忘机继续翻。

 

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人生起伏的人,蓝忘机只是错愕了一瞬便回过神了,安静地替小乌鸦继续翻页。

 

这一次却比上次快了许多,只翻了十页左右,小乌鸦便踩到书页上去了。他看得准,直跳到那个字的旁边,同样伸出了脚,踩住了那个字——“婴”。

 

蓝忘机如遭雷击,怔愣着完全不敢动,惊愕的神色直白地出现在他脸上。小乌鸦仰起头,讨夸似的“啾叽”着,很是高兴的模样。

 

凸起的喉结上下滚了许多下,蓝忘机声音干涩,缓慢而艰难地挤出几个气音:“你,你是……魏婴?”

 

小乌鸦骄傲地仰头:“啾叽!”对啊!

 

一瞬间蓝忘机先是不可置信,然后是明显的激动和欣喜,转为犹豫,最后定格成似高兴似难过的模样,极为复杂地看着站在书页上期待地等着他夸奖的小乌鸦,眼眶慢慢泛起红色,被白皙的肤色衬得极为明显。

 

 

 

半天都没等来想象中的表扬,反而察觉眼前他极为喜欢的人气息比平日乱了许多,小乌鸦奇怪地看他:“啾叽?”怎么了?

 

略显慌乱地起身,蓝忘机完全不似从前的沉稳,披散的发滑至胸前,他深深地看了小乌鸦一眼,紊乱着气息道:“你,你在此处等我,片刻!”

 

然后步伐微乱地快步从藏书阁走出去了。

 

眼睁睁望着蓝忘机略微狼狈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小乌鸦莫名咂摸出了一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他歪了歪头,有些不明就里。

 

“啾叽?”小乌鸦有些疑惑,可方才站着看了许多的字,他有些累了,便再不去想,飞到蓝忘机跪坐了许久的坐垫上,感受坐垫上仍留有的余温,小乌鸦转着身子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卧下,不一会儿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TBC———————

小剧场:

鸦小羡:我可是靠仙气就能活着的小仙鸟!

————————————

叨叨哈——

掉马撒花!!(你觉得叽全信小乌鸦是他想的那个人了嘛?嘻……嘻嘻)

话说关于“大概多少章、会发生什么剧情,什么时候化人”这些问题,我统一回答一下——(不知道,没大纲,别爱我,没结果)

大概会比之前所有的长篇都长叭(?)

最近在同时进行三篇,我枯了(所以坑填得慢……)


【忘羡】叽同鸦讲(4)

#原著向魔改(乱葬岗围剿的三年后)

#师姐和姐夫已被复活

#叽×乌鸦羡

 

——————————————

 

云深不知处的后山养了一群云团般的白兔子,这是蓝家许多门生学子都知道的事情,却无多少人敢去看望打扰,因为这是含光君的兔子。

 

原先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兔子,最开始只有两只,然后三四五只是蓝忘机从云深后山的各处抓过来养的,后来兔子们生生养养,便有了一小群,再后来,可能是别处的兔子听说这里有吃有喝还能保证兔身安全,慢慢地都举家搬迁过来了,几年时光过去,兔子的痕迹就遍布后山。

 

此时阳光正好,暖洋洋地温暖着白兔子们,许多兔子都趴卧在草地上,眯着眼睛慢条斯理地嚼着一根青草,长耳朵也耷拉在脑后不愿意动。有些小兔子却泼皮得很,东跳西蹿的,竖着耳朵,一会儿去追蝴蝶,一会儿又扑到哪只晒着太阳的大兔子身上踩两下,大兔子也不理他们,甚至眼睛都不曾多眨一下,任由小兔子们扑来跳去。

 

直到蓝忘机来了,即便脚步声轻得近乎没有,兔子们却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似的,一蹦一跳地跳到蓝忘机面前,不一会儿,蓝忘机面前就聚拢了一大群的白兔子。

 

兔子们前爪抬起,有些踩上了蓝忘机的云纹白靴,有些趴在蓝忘机小腿上,叼着他的衣角就咬。

 

小乌鸦见着这一大群的白兔子,兴奋得直叫嚷,扑扇着翅膀飞到兔子群中,生生给他做出了一副老鹰捉小鸡的模样,只是他的体型太小,只能吓一吓小兔子,大兔子们是理也不理他的。

 

蓝愿熟练地帮着蓝忘机从篮子里拿萝卜青菜将兔子喂了,然后蹲下身,去摸那些叼着菜叶子嚼的白兔子,白兔子们也不怕他,定定地在原地让他摸,蓝愿摸摸这边的,又揉揉那边的,便有只小的趁他不注意,后退一蹦跳到了他身上将他撞倒,蓝愿便被白兔子埋了个严实,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蓝忘机。

 

蓝忘机当然注意到了,但这也不是蓝愿第一次被埋葬在兔子堆里,且兔子们也只是想同他玩,并不会伤害他,所以蓝忘机并不管。

 

小乌鸦在兔子群上方盘旋了许久,一边飞一边“啾叽啾叽”地叫,然后站到了一只大兔子的背上,又从这一只身上跳到另一只身上,挑选似的跳了十几只,终于在某只又肥又大只的兔子身上站定,垂涎似的盯了肥兔子许久,便转头去看蓝忘机,朝他叫了几声。

 

等蓝忘机注意到他了,小乌鸦便去叼那肥兔子的长耳朵,可惜他整个身躯都没有肥兔子的头那么大,根本不能将兔子的耳朵叼好,只好转了一下身子,啄两下兔子耳朵,又朝蓝忘机“啾叽啾叽”。

 

蓝忘机定定看了他一会儿,道:“不可以。”

 

 

 

闻言,小乌鸦不甘心似的看着蓝忘机,见他真的完全没有答应自己的意思,只好默默低下头,继续垂涎地盯着脚下的肥兔子。

 

那肥兔子似乎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世界对他有些不友好,脊背猛的一凉,惊吓般往前窜了出去,肥兔子背上的小乌鸦没站稳,一个趔趄之后飞了起来,委委屈屈地扑到蓝忘机颈间撒娇。

 

蓝忘机目光柔和,抬手抚了抚他的鸦翎。

 

 

 

 

喂完了兔子,蓝愿还要去上课,蓝忘机便带着小乌鸦回静室批改夜猎笔记。

 

小乌鸦待不住,一只鸟上蹿下跳了许久,将静室看了个遍,寻着气息从书架的最上方扒拉出一个木盒子,木盒子表面光滑,面上也无一点积灰。小乌鸦便落在盒子上方,用鸟喙去够盒子边上的铁扣,鸟爪子与盒面接触产生清脆的声音,终于引起蓝忘机的注意。

 

蓝忘机起身,将木盒子连同小乌鸦一起取下,放到书案上,小乌鸦赶忙跳到一旁,只见蓝忘机轻轻地将那盒子打开,看了一眼便又合上了,小乌鸦只来得及瞧见盒中有厚厚一叠已泛黄的纸张。

 

眼见着蓝忘机要将盒子放回去了,小乌鸦有些不高兴,绕着他叫道:“啾叽啾叽!”

 

蓝忘机便摸了摸他的翎羽,对他道:“莫动。”

 

小乌鸦背过身去,不理他了。

 

蓝忘机思索片刻,道:“若觉无趣,可去冷泉泡一泡。”

 

小乌鸦:“啾叽?”冷泉?

 

“是昨夜同你去的那眼泉,应于你有益。”

 

为了解决灵力滞涩的问题,蓝忘机平日是泡冷泉泡惯了的,昨夜他去泡时小乌鸦也跟着去了,小乌鸦非但不畏冷泉之寒,还在冷泉里玩的欢。蓝忘机便发觉冷泉中灵气多往小乌鸦身上涌,使他精神了不少。

 

虽不大明白是为何,但世上未知之事多的是,且冷泉并不会有害于谁,便不必太过追究。

 

见小乌鸦想起来了,蓝忘机问:“可还认得路?”

 

小乌鸦“啾叽”着点点头,又往前挺了挺小胸脯,似乎是让他放心。

 

蓝忘机便托着他出了静室门口,给他指了个方向,道:“去吧。”

 

他想了想,又叮嘱道:“毋忘归。”

 

小乌鸦:“啾叽!”知道啦!

 



———————TBC———————

 叨叨——

我这小破电脑哎(/叹气气

下一章掉马啦(本来是想这章掉啦,但是玩兔子玩得有点嗨了emmm)

我猜你们肯定猜不到是怎么掉马的hin!

求个评论鸭!